首页  红安概况    新闻中心  红安视频  经典红安  招商引资  红安党建  文化旅游  专题网站
故乡山水总关情
发布时间:2020-10-29 15:20    作者:柯建文    来源:红安县八里湾镇政府


常言道:“美不美,家乡水;亲不亲,故乡人。”自一九八九年将妻子、儿女带进小镇后,除了逢年过节必须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亲外,其它时间回故乡的次数可谓越来越稀少。尽管时空的接触少了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梦里的乡愁经常象猫儿的爪一样时刻撩动着游子的心弦。故乡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不仅伴我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和少年时代,而且家乡的大地上还悄无声息地写满了我们孩堤时的趣闻轶事。如今,每忆生我养我的故乡,它在我心目中不仅是那样的可圈可点,更是那样的可亲可爱……。

我的故乡位于红安县八里湾镇西1.5公里处,塆名叫柯六细塆。据《柯氏宗谱》记载,柯氏自洪武元年从江西筷子巷迁徙至湖北大冶,洪武四年又从大冶迁徙至此,迄今有六百多年的历史。塆子附近还有柯六大塆、柯六凹、柯家墩、柯蔡家田、柯家田、柯郑下塆,凡是柯姓者都属同宗之人。大集体年代,全塆约一百余户,人口近八百人,分两个小组,分别叫柯六组和柯七组,柯六组居塆西,柯七组居塆东。

故乡属丘陵地带。记忆中故乡大大小小的山峰很多,而且每座山不论高低、大小,它们都有自己十分贴切的名字,如石马山、牛触角、燕子山、枫树岗、火烧岗、乌龟垅、烟紫山、野鸡岗、学儿岗、团山、向家寺山、八家寺山、茅柴山等等。小时候,我们经常到石马山上放牛和砍柴,说起石马山还蕴藏着一个美丽的传说。该山有百余米高,它东面的半山之腰有一块独立的巨石,酷似一匹凌空欲飞的骏马,马背上可前后排座十几人,马的身、背、股均清晰可睹,只是没有马首。相传,一日,这匹石马准备伸首去山脚下的水塘喝水时被雷公误伤,并将马的头至脖子部位打断了,后落在水塘旁,如今那块身首分离的巨石仍静卧在绿草丛中。

塆子的正西面有两座相向而力的大山,名曰牛触角,不管是远观还是近视,两座山峰一南一北,十分对称,两座山峰活象两头虎虎生威的斗牛头顶着头正在触角。相传很早的远古,有两头牛顶起仗来十分凶猛,互不相让,后来有位仙人正好路过此地,于是他从背袋中掏出一根金针钉在两头牛的头上,于是两头牛这才不能动弹。说来也玄乎,金针钉下去的地方后来变成了一口泉井,不论晴天雨天,一年四季这儿泉水不断,且清澈甘甜。小时候,我们砍柴累了、困了,经常去那儿捧水解渴。

塆里的水塘有门前塘、滚子塘、碾子凹塘、蒌子塘、团塘、桑葚塘、新建大塘、群建大塘、西岔大塘、军冲水库等等。说起这些水塘,留在记忆最深刻的要算滚子塘的荷莲、碾子凹的菱角、桑葚塘的野鸭、南堰的黑鱼、团塘的乌龟。滚子塘呈弓箭形状,位于塆子的西北方向,塘上塘下全是肥沃的良田,该塘面积约三亩许,塘底全是一人多深的沃土和淤泥,每年春夏两季,醉人的凉风,碧绿的荷叶,粉红的莲花,飞舞的青蜒,鸣叫的青蛙,浅翔的鱼虾,使该塘名声鹊起。于是这里也成了全塆小伙伴们天天聚会和嬉戏的地方。

塆子的前后栽满了许多树,树的品种有椿树、梧桐、苦楝、枫树、木梓、杨柳、刺槐、石榴、枣树等等。最大最老的树要数柯七组门前塘北角的古枫树,相传该树树龄达四百多年,树身需三人方能合抱。不知什么原因,一九七六年的春天,该树不仅没有发芽,而且树上茂盛的枝杈一个劲地枯黄和垂落,见此情况,村民们纷纷给树身上披红挂彩和焚香烧纸,以祈万古长青,仍无济于事,时至下半年,整个树也随之枯死了。对于该树的死,村民们一直是个谜团。最有品位的树就是柯六组稻场边的一棵百年苍松,该树高十余米,树身宛如脸盆一样粗壮,树冠象一把张开的巨伞,见它长得威武挺拔,村民对它敬之有加,习惯称之为神松。松树的一株桠杈上还挂着一口声音宏亮的大钟和一只有线喇叭,那些都是大集体时期的特有产物。夏日,一到晚上,我们习惯性地将竹床搬到稻场上,一边纳凉,一边听老人们讲述牛郎织女和薛仁贵征西等扣人心弦的故事。

柯七组的后山上到处是古墓,古墓附近还有一棵历史久远的石榴树,一到春天,数不清的红石果掩映在碧绿的叶子之间,十分逗人喜爱,我和十几个伙伴经常偷摘石果充饥。石榴树北方不远处有一片面积不大的竹园,从记事起,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到竹园去捉青蜒、蝴蝶、金龟子和鸣蝉。尤其是夏天的晚上,我们一群大小少年会相互邀约,借着皎洁如水的月光去竹园捉迷藏。

在记忆里,柯六组的西岔大塘叫人终生难忘,这里也算是我们孩堤时最心驰神往的精神乐园。该塘三面环山,山上树木葱茏,林间鸟鸣山涧,塘内不仅水面宽阔浩荡,而且水质清澈甜润,塘坝下面是一冲绿油油的稻田,坝埂上栽满了桐籽树。桐籽树虽然树身低矮,但树枝茂密,尤其是每片树叶都象一把小蒲扇,是夏日纳凉的最佳场所。十多岁的时候,我们将牛赶到山上去放牧后,一会儿跳进水塘里游泳,一会儿爬到桐籽树上纳凉,一会儿又跃上树干去捕蝉,如今每忆当年,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萦绕于心,让人留恋,让人沉醉……。

行文至此,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唐代诗人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》——“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。惟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”还有宋代诗人张咏的《雨夜》——“帘幕萧萧竹院深,客怀孤寂伴灯吟。无端一夜空阶雨,滴破思乡万里心。”

都说故乡是游子心中永远的深根。是啊,每每在悄无声息的子夜,我总习惯轻轻地推开窗户,面朝故乡的方向默默地祈祷——诚愿我的故乡永远生生不息、永远山青水秀;诚愿我的家人和父老乡亲们永远心想事成、幸福安康!


 



版权为 红安网 www.redhongan.com 鄂ICP备18020062号-1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主办: 中共红安县委 红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:红安县融媒体中心
新闻热线:0713-5182570 E-mail:redhongan@163.com
地址:湖北省红安县红金龙大道广播电视大楼 邮编:438400 
Copyright ? 2007-2018 redhong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公网安备 42112202000030号